来自 产品展示 2020-01-12 17:58 的文章

第一块手表谁发明的??

  罗时荣打造中国第一块手表 虽然时隔50多年,但罗时荣永远不会忘记1958年6月20日。那一天,一只经过半年时间研制,仿瑞士17钻罗马表的中国手表,终于发出了“咔、咔、咔”的动人声音。 罗时荣不是南京当地人,他出生在镇江,由于家境贫寒,只读过几年私塾。抱着“荒年饿不死手艺人”的想法,在16岁时他来到南京修表铺当起了学徒。学徒工的生活非常苦,师傅根本不传授真功夫,只能自己偷学。“滚钉板也要学会手艺”的决心让罗时荣慢慢摸索出修表背后的行道。 新中国成立后,罗时荣成为一名手艺精湛的修表工。在20世纪50年代,手表还是一件稀罕物。那时候,谁要是戴上一块“瑞士梅花表”、“大罗马”,准会引来周围人无比的艳羡。当时,世界手表制造业基本被瑞士等西方国家垄断,中国市面上销售的都是进口手表。由于缺乏技术和自动流水线设备,当时国内根本不可能生产由几百个精密零件组成的手表,相关产业一片空白。在“超英赶美”的思潮下,1958年,南京钟表行业协会提出用全手工制造出“中国人第一块手表”的口号,任务落在了罗时荣所在的修配合作社。上级要求他们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自行研制出一批手表,向“七一”党的生日献礼。包括罗时荣在内的七名中青年技术骨干被挑选出来,组成了攻关小组。至今,罗时荣依然清晰地记着他们的名字:宫义兴、潘孝如、刘家湖、孙义荣、陈国安……他们中年龄最大的宫义兴也不过40岁左右;罗时荣当时最小,只有28岁。 1958年的新年一过完,七个人就开工了——地点就在合作社楼上一个20多平方米的小房间内。由于根本不知道手表是如何制造出来的,所以一切只能从“照猫画虎”开始。 经过领导批准,他们拆解了一块非常昂贵的瑞士原装“大罗马”,把几百个大大小小的零件堆放在桌子上,仔细研究,然后再用锉刀、钻头和车床等工具逐一复制。 大家伙各有分工。零件加工所需的精细程度令人咋舌。比如,一个铣齿轮的铣刀,要求误差在1丝上下(“丝”为钟表专用计量单位,1丝相当于1/7头发丝粗细);而“擒纵”(手表中起制动作用)的大小粗细,和蚂蚁腿儿差不多。这些在国外手表厂全部依托自动数控车床加工的零件,居然被罗时荣他们用原始小车床或者小锉子,一点点复制加工出来了。 罗时荣回忆说,那段时间是极其难忘的。1958年,罗时荣刚结婚不久。在研制第一块手表的半年时间中,罗时荣和同伴们每天都要工作超过15个小时,为了复制各种各样的精细零件,大家设计制造了大大小小100多种专用工具。 1958年6月20日,当七个人终于把所有零件中质量最好的一组集中到一块手表上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上完弦后,这只手表发出了“咔、咔、咔”的清脆走音。“我们成功了!”现场的人高兴地欢呼起来。 尽管这块手表还同时具备防水、防震等功能,在当时已经“先进到不能再先进”,然而罗时荣老人坦言,还是心有遗憾的,“毕竟是手工加工,误差大约在1丝左右,而瑞士原表的误差仅在0.5丝之内。虽然仿制的手表走起来了,但手工作业无法保证其稳定性,精确度有待于提高”。1958年7月1日,攻关小组的七个人将三块自产的亮晶晶的手表放在托盘里,从外观看,表盘底色是白色,呈圆形。表盘上方有“七一”两个汉字,下方有“17钻”的中文字样,指针指示的12个阿拉伯数字,手表上还刻有“计时钟表厂”字样。 罗时荣回忆说,虽然第一批手表依靠全手工的方式,无法进行推广生产,但在全国的手表行业中掀起了一股“自行仿制手表”的高潮。他们起初亲手生产出来的那批手表,也被来自全国的参观者抢购一空,连一块都没剩下。 通过复制第一块手表,罗时荣的修表水平也有了一个质的飞跃。那以后,不管多么高级的进口手表,只要递到他面前,掂一掂,瞧一瞧,不等主人开口,他就能报出这块表的使用年限和大致毛病。 罗时荣退休后,一直没有放弃修表。找罗老修表的,大多都是熟人介绍来的,每当一块块价格不菲的手表在自己手中起死回生的时候,也是罗时荣最幸福的时刻。 50多年的岁月转眼过去了,当年那个七人攻关组,有的组员已经离开了人世,有的则失去了联系。令人遗憾的是,当时复制的手表都不知去向,只有当年使用过的小机床还一直陪伴在罗老身边。 “重新看一眼当年亲手制造出来的罗马表”成为罗老现在最大的心愿。2005年年初,罗时荣找到当地媒体,希望登报寻找“大罗马”的线索。至今,老人仍在殷殷期盼之中。“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们用手工PK人家的数字机械化,真是异想天开。不过最后居然成功了,像神话一样,人活着就要有这种劲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