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程案例 2020-01-09 17:09 的文章

大学生如何对待宗教问题?

  在对待有宗教信仰倾向的学生时,不能简单地否定宗教的存在和宗教信仰.应该理性地帮助学生辨证地看待宗教,作为一种文化如何理解它,借助文化的力量实现维系根脉的和谐,使人类文明得以代代相传的意义,欣赏并吸收其中的精髓;作为一种信仰,摈弃它消极的部分,去传承它止恶扬善的功能. 在信教浓厚的地区,处理好宗教与教育的关系极为重要,要正确贯彻执行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坚定不移地执行“宗教不干预教育”的有关规定。

  宗教是拥有同样信仰的一群人组织起来定期举行各种宗教仪式以维护其教义的一种社会文化形态。

  宗教出现之初是进步的,是推动人类历史发展的,但若我们抱着某些教条不放,用两千年前的教义来指导今天人们的现实活动,反而将会阻碍我们灵性的发展。

  宗教的宗旨首先应该是解放人,把束缚人性的枷锁打烂,让人活得更愉快、更自由、更幸福,而不是再额外增加许多枷锁,条条框框越多,越远离的教诲。

  狂热的宗教信仰者们认为自己所在的宗教信仰是唯一正确的,其他的宗教都是。实不知凡是宗教信仰都有盲目的一面,都有扼杀人性的一面,都是人们感情冲动的结果,而不是理智的选择,只要宗教存在一天,人性的光芒就无法照耀,人类就不能彻底摆脱野蛮愚昧的圈圈,战争就无法避免,人类的苦难就难以结束。

  伊斯兰教和天主教虽然也是宗教,但由于过多地用行政干涉了世俗事务,所以伊斯兰教和天主教就不能算是纯粹的宗教。

  锡克教是印度虔信派和伊斯兰教苏菲派的混合衍生物,其内容都可以在佛教经典和《古兰经》中找到,所以他并没有独立的思想体系。

  中国的道教主要讲天人合一、天人感应、没有一套关于神的理论,所以它只能看成是人类的一种社会活动,并不是认识、信仰、崇拜、追随的一种精神和心理活动。

  原始宗教主要是对鬼神、祖先、图腾、偶像的一种崇拜,没有一套完整的对神的认识,所以也只能看成是人们的一种社会活动,无法上升到宗教的高度。

  古代埃及宗教、古代巴比伦宗教、中国殷周时期崇拜天帝的宗教、腓尼基宗教、赫悌宗教、吠陀宗教、古代伊朗宗教等基本上是原始宗教的进化,主要崇拜的是自然物或自然力,对神没有一个完美的认识,所以只能是一种社会活动,无法成为纯粹的精神和心理活动。

  琐罗亚斯德教(中国史称拜火教)有自己独立的对神的认识,后来被基督教、佛教吸收,其精髓可以在基督教和佛教经典中找到。

  摩尼教(中国称为明教)的“二宗三际论”的精髓也可以在基督教和佛教经典中找到,也无法把它看成是一个独立完善的体系。

  婆罗门教实质就是吠陀教,是古代印度的一种宗教,它的神主要是人格化了自然现象,其“三道四生”说已被释迦牟尼纠正和发扬光大。

  整个印度教源源流长,内容庞杂,但没有一套清晰的思想和路线,给人一种迷惘、无所适从的感觉,所以不能称为宗教。

  耆那教有悠久的历史,有一套独立的理论体系,它的精髓已被佛教容纳,糟粕部分已被科学推翻,无法再作为一个宗教继续生存下去。

  犹太教严格来讲,不是神教,而是上帝教,它的经典主要是基督教《圣经》的“旧约”部分,但作为上帝教,它不完美,无法回答有关上帝特征的起码问题,让人无法信服。

  奎师那知觉运动虽然追求的是灵性层面上对神的知觉和爱,但它把上帝和神混为一谈,且其领袖也不承认奎师那知觉运动是宗教,他认为是一种科学运动,这就把科学和宗教也混为一谈了,所以我们只能把它看成是古代印度先哲智慧在现阶段的一种显现,无法上升为宗教。

  其他的一些小宗教团体是部分人的情感和精神空虚导致的一种想摆脱寂寞和孤独,寻求团体认可或安慰的盲目精神情感追求,就像一群人闲着无聊,聚到一起聊天解闷一样,不可能成为一种宗教。

  将来的宗教只能剩下基督教和佛教,其余的将会随着科学的发展和人类的进步逐渐衰亡。

  基督教和佛教是两个相对独立而又相对完整的宗教,也是两个相互矛盾的宗教,但宗教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必然要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最终消失,将来必然会“万教归一”。

  我们首先看人类历史上出现过的宗教,出现之初,教徒们坚定地认为自己的宗教是唯一可以永恒存在的真理教,其余的都是,都是异端邪说,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人类的进步,尤其是科学的昌明,那些宗教不得不一个一个地退出历史的舞台,那么,基督教和佛教能永世长存吗?

  上帝能创造出两个相互矛盾的宗教吗?如果这个问题不好回答,那么我们不如直接问:“宗教是上帝创造的吗?”

  如果回答是,那么历史上宗教的消亡和各宗教之间的相互矛盾只能证明上帝思维的混乱无序。但我们认识到的上帝可不是这样的。

  既然宗教不是上帝创造的,那么我们可以说是人创造的,或是神创造的,或是佛创造的。

  不论是人、是神、是佛创造的,如果相互矛盾,如果不能回答人提出的所有问题,如果不能解释有关宇宙自然和生命的一切现象、这个宗教就无法继续引导人类,那么,无论教徒们感情上如何不能接受现实,这个宗教的结局必然是衰亡。

  宗教出现之初是进步的,是推动人类历史发展的,但若我们抱着某些教条不放,用两千年前的教义来指导今天人们的现实活动,反而将会阻碍我们灵性的发展。

  就像人类历史上出现过的朝代,刚建立之时,它极大地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促进了社会的进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原来进步的东西就成了落后的、妨碍社会发展的枷锁,其结果就像马克思分析的,当某一上层建筑不适应其经济基础,生产关系不适合其生产力发展的时候,这个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必然要被淘汰,必然要被更加先进的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取而代之。

  科学为什么能常胜不败,其原因在于科学是不断发展的,如果爱因斯坦抱着牛顿力学不放,他就发展不出相对论,如果认为相对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量子力学就难以产生。

  数学史上的发展也证明,只有发展,才有前途。从自然数、正数、负数、整数、分数、无理数、有理数、虚数、复数不断探索前进,才创造出一座辉煌的数学宫殿,如果我们仍抱着自然数,否定其它数的存在,不思探索,想用自然数解决一切问题,人类恐怕仍旧在蛮荒和愚昧中在洞穴和树枝上过着艰难的日子。

  “万教归一”不是所有的宗教都归化为一个宗教,也再不是认识神、信仰神、崇拜神、追随神的一种精神和心理活动,而将成为对上帝的一种敬畏和歌颂。宇宙中只有一个上帝,但却有无数的神,上帝不是神,神也不是上帝,崇拜神只能扰乱人们的视线,只有崇拜上帝,我们才有明确的前进方向。

  “万教归一”是人性的解放,决不是再给人类套上一个又一个精神和心灵的枷锁;是让人们自由自在地享受生活,而不是把人们束缚在一个教堂或寺院中去做那么多的烦琐仪式。

  “万教归一”是人人平等,而不是设立更多的教皇教主神父牧师主持方丈阿訇来左右人们的生活言行。

  “万教归一”没有固定的“经书”和“教义”,却要发扬光大人类的一切智慧成果。

  “万教归一”再没有教徒一说,人人都是教徒,人人又都不是教徒,所有的人都是上帝的子民,而不是那个神或佛的子民。

  现在世界上有许多人在热心传教,精神可佳,我希望所有的人都参与宗教活动。但每一个传教的人,你必须弄清楚你所传的宗教的实质,你必须回答有关神或佛的一切问题,如果你模棱两可,含糊其词,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都稀里糊涂,你有可能会把经念歪。每一个参与宗教活动的人,必须要不断地提问题,要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曾经有一对年迈的基督教徒,热心地给我来传教,他们已经传了40年了,对《圣经》几乎能背诵下来,没想到碰上我这么个“愣头青”,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包括伊甸园中的那棵智慧树是谁栽的,栽它的目的是什么等问题,局面被我弄得非常尴尬,我本想从他们那儿获得许多有关《圣经》的知识,其结果伤害了两位老人家的感情,到今天都觉得过意不去。

  就我个人的浅见来说,今日地球上宣传《圣经》最成功的是“耶和华见证人”,他们是一批智慧、善良、诚恳的人群,如果全世界的人都成为“耶和华见证人”,人间就是天堂的初级雏形,他们出版的《警醒》和《了望台》两种杂志,那是包罗万象的智慧丛书。但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也没有完美的组织和宗教。我曾经问我的“耶和华见证人”《圣经》老师,亚当和夏娃是人类的共同祖先吗?回答是:“是。”我又问:“也是非洲黑人的祖先吗?”老师就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如果回答“是”,就证明了达尔文进化论的正确,白人可以变成黑人,黑人也可以变成白人,这就无形中否定了上帝创造人类的学说。如果回答“不是”,那就是说亚当夏娃不是人类的共同祖先,这就无形中否定了《圣经》的真理性。

  当今世界上,有一位全球佛教界闻名的法师和一位华人皆知的居士,可以说是博览佛教经典的人,我仔细阅读了他们的书籍或讲义,深感他们灵性的高超和才华的出众,他们对佛教的传播是功德无量的。但再好的宝石也有瑕疵,有瑕疵并不能说明宝石不珍贵,只有人造宝石和玻璃才不会有瑕疵。

  就是对佛法有如此高深认识的人,同时也在传播愚昧的知识。举例来讲,一个说,蚊子只要不叮在脸上,而是叮在其它的地方,就应该让它吃个饱,千万不能把蚊子打死,因为打死蚊子就是杀生。另一位非常怜惜蟑螂,对厨房的蟑螂是任其横冲直撞,不加干涉,有一次,吃饭桌上爬上来两只蟑螂,也不忍赶走。

  佛讲“众生平等”,什么是“众生”?佛释迦牟尼在《金刚经》中告诉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若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磐而灭度之。”这就明确地告诉我们,不仅人类、动植物、昆虫、微生物、细菌等是生命,而且山石田土、风云雨雪等也是生命;不仅有形的看得见的物体是生命,而且人的视觉看不见的东西也是生命;不仅有思维意识的东西是生命,而且没有思维意识的东西也是生命。在生命的意义上“众生平等”,我们应该对一切生命体现出怜悯爱惜之心,不能随意杀生,这应该是佛讲的仁慈的真正含义。

  但是,仁慈是有原则的,是相互的,仁慈必须基于互不妨害的基础上,无原则的仁慈实际上就走向了愚昧。

  蚊子,它们应该有自己的食物和活动领域,它们不应该来“吃人”,来骚扰人类,它们在水塘中生活时,我们没有必要去伤害它们,但它们超出自己的生存领域,来吃人,就走向了邪恶,对邪恶的东西难道我们还要讲仁慈吗?

  蟑螂,它们是昆虫,昆虫应该在昆虫的领地上生活,厨房是人类活动的地方,不是你蟑螂们恣意妄为的处所,如果我们不加约束,那么,老鼠、苍蝇、跳蚤、臭虫、蜈蚣、蚰蜒、眼镜蛇等都来,我们如何对待?

  如果无原则地讲仁慈,那么,庄稼地里大量地长出杂草,农民们如何办?草也是一个生命,如果按照法师和居士的观点,农民们只能让其恣意蔓延,但结果呢?人类就将没有饭吃。

  如果无原则地讲仁慈,那么,人身上有了伤口如何处理?每一个伤口处,有大量的细菌在生存,如果我们抹药或包扎,势必会杀死那些细菌,难道眼看着伤口溃烂化脓?

  卧室里蜘蛛拉了一个网,如何处理?如果毁掉,那不就是对蜘蛛的残忍吗?如果不毁掉,难道眼睁睁地看着苍蝇、蚊子、飞蛾被网网住,让蜘蛛吞吃吗?

  每一颗植物种子,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我们是把一粒粒麦子这些生命磨成面粉吃呢,还是不吃?

  我们走路时,每一脚迈出去,每一脚踩下去,都会在脚下杀死十万生灵,难道我们不走路了?

  难怪佛教国家的人们都知道明哲保身,不敢,也不愿对周围邪恶的东西加以制止,任其横行于世,原来是都有一颗“仁慈”的心。

  宗教的宗旨首先应该是解放人,把束缚人性的枷锁打烂,让人活得更愉快、更自由、更幸福,而不是再额外增加许多枷锁,条条框框越多,越远离的教诲。

  “万教归一”后,上帝就将直接管理人类,而耶稣、释迦牟尼、穆罕默德、老子不仅不会被人忘记,他们的智慧反而将得到发扬光大。

  宗教是探索人与自然关系的一门学问,也是一门关于生命的学问,是帮助人们建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生命观、价值观的意识形态理论体系,是引导人类从物质世界走向反物质世界的桥梁,是通过建立信仰开掘人心灵力量的一种有效途径。

  宗教的本质是为了人内心的平静和世界的和平,为了使生命从此岸到达彼岸,一切宗教的出发点都是善良的,但由于人类认识上的局限和差异,造就了无数难以自圆其说的教义,诞生了无数的宗教派别和派系,而宗教派别和派系的林立,不仅不利于世界的和平,更成了世界动荡不安的一个主要因素。

  宗教派别的诞生是自然的,一切事物都将从诞生、发展、壮大最后走向衰微、败落、死亡,宗教也不例外。

  宗教在历史上对文明的传承起过巨大的作用,但随着人们对自然规律的认识的逐步深化,发现宗教越来越成了束缚人类思维的藩篱和桎梏,不破除对宗教的迷信,人类的文明就无法上一个台阶,人类就将无法进入全新的时代。

  制造,无限期恐吓人心,既说不清具体时间,道不明拯救途径,又限制人们自由探索,使人们放弃了今生的享受,又耽误了对生命本质的研究探索。

  任何一门宗教派别和派系,骨子里都认为自己是唯一正确的,其他都是异端,都图谋控制人类,心胸狭窄,都不愿与其他教派相互交流学习取长补短。

  一系列的教规教义戒律,大部分都是对人性的遏制,对心灵自由的束缚,是捆绑思维的绳索。

  人生的真谛是什么?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所有宗教都没讲清楚,没讲明白。

  到处建寺庙寺院教堂,崇拜偶像,烧香磕头,杀生献祭,举办狂热活动,扰乱了人们的心智和自然的清平,妨碍了人类的自然活动,将人类导入了宗教迷信。

  宗教所起的好作用是难以估量的,宗教所起的坏作用也是无法估量的,宗教已经成了人类文明跃升的绊脚石,人类应该走向统一,但宗教不干,试想,基督教愿意放弃自己的所有教义全面接受伊斯兰教教义吗?伊斯兰教愿意放弃自己的所有教义全面接受印度教教义吗?印度教愿意放弃自己的教义全面接受佛教的教义吗?佛教愿意放弃自己的教义全面接受基督教教义吗?他们都不会,这四大宗教都要维护自己的教义,这世界能走向统一吗?这世界能太平吗?

  生命禅院时代宗教的状况是这样的,耶稣、释迦牟尼、穆罕默德、老子等等所有宗教的创始人们或自己的说教导致教门派别诞生的人们都受到尊重尊敬,但任何一门说教都不再成为唯一正确的理论,人们不再狂热地崇拜自己的教主,世界上再没有任何的教派,全体人类敬畏上帝、敬畏生命、敬畏大自然、走上帝的道,不再崇拜偶像,不再到寺庙寺院教堂烧香磕头顶礼膜拜,人人享受最大限度的思想自由、心灵自由、生活自由。

  随着科学的发展,随着人们心灵的不断解放,人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也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过去我们对所有宗教教徒视为有信仰、有追求、有理想、优雅、律己、文明、高尚的人,现在我们逐步认识到宗教教徒偏执、痴迷、性格怪戾、缺乏理性、缺乏包容、容易激动、头脑简单,你只要服从他们的教义教规,他们和颜悦色,只要提出不同主张和见解,他们的脸型就变了,变得可怕,变得不可理喻。

  未来人类将进入生命禅院时代,任何一门宗教,你想生存下来,首先必须推翻生命禅院理念,你若推翻不了,你只有放弃自己的宗教信仰,当然你可以顽固坚持自己的信仰,谁也奈何不了你,只是觉得你可怜、可悲、可笑。

  宗教和政党是导致人类社会动荡不安的根源之一,加入了宗教,就等于放弃了心灵自由,加入了政党组织,就等于放弃了人生自由,放弃了自由,就等于甘愿当奴隶,而一个精神上、思想上、心灵上、肉体上不自由的奴隶将会成为邪恶的帮凶,就会在冠冕堂皇的理由和华丽辞藻的掩盖下随时向同胞和世人发起血腥的攻击。

  我们还是先重温一下民主贤哲,美利坚合众国的缔造者,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的告诫吧。

  “我曾明白告诉你们,在国家内部存在各种派别的危险,尤其是那种基于地区偏见而形成的不同派别。现在让我以考虑得更全面的观点,以最郑重的态度概括地提醒你们注意党派精神的有害影响。

  不幸的是,这种精神和我们的天性分不开,植根于人类最强烈的感情之中。它以不同形式存在于所有政府,只是或多或少地受到压抑和控制而已。但是,在民主形式的政府里,它滋生蔓长,确实成为危害这些政府的最大敌人。

  派系纷争自然产生报复情绪。这在不同国家不同时代曾造成可怖的暴行。由于这种报复情绪的支配,两派你胜我败的交替执政本身就是一种可怕的,因为派别纷争带来了动荡和苦难,使人逐渐倾向于个人的绝对权利以寻求安全与保障。迟早有某个执政党的首脑,因能力和运气比他的竞争对手更好,利用上述普遍情绪破坏公众自由,以达到个人升攫的目的。

  即使我们不预期事情发展至上述极端的地步(不过,我们不该完全忽视这种极端的可能),党派风气常不断引起祸患,也足以使明智的民族出于责任感和自身利益去防范它、抑制它了。

  党派风气往往使各种公共会议不能集中讨论问题,削弱公共行政机构的功能。它使国民为毫无根据的嫉恨和虚惊所困扰;它煽动一派仇恨另一派,有时甚至挑起骚动与叛乱。它打开方便之门,使国家受外国影响与腐蚀。通过党派情绪的渠道,外国事物轻易找到打进政府的入口,这样,一个国家的政策和意志便会为另一国家的政策意志所左右。

  某些人认为自由国家存有党派,有助于监督检查政府的行政事务,并可保持自由精神,这种意见在一定限度内可能是对的。在君主政体的政府中,爱国者对党派精神如不是特别喜爱,至少也可以容忍。可是,对于民主性质或纯粹由选举产生的政府,这种党派风气却不宜提倡,因为这些政府自有足够的党派精神达成每一有益的目的,问题倒在于党派风气常有过分的危险,我们应该努力以公众舆论压力去缓和它,抑制它。一堆未熄灭的火须得大家始终小心戒备,防止它燃成熊熊烈烟,否则,它不仅不能使人取暖,反而会烧毁一切。”

  只要是党派,它首先考虑的是它自身派系的利益,它绝对不会首先考虑全体国民的利益,它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派系的成员安插到政府机构的主要岗位上去,以保持和维护自己专制甚至是独裁的权利。

  党派是这样,宗教派系同样也是这样,为了维护自己教派的利益,它会不惜代价去攻击、排斥其他教派,人类历史上发生的许多大规模的战争,大多是在政党或宗教的策划和领导下实施的,名义上是为了祖国、为了民族、为了正义、为了神圣、为了民主、为了自由、为了人权,而实质上就是为了自己的私利。

  人类必须进入生命禅院时代,生命禅院时代是一个没有政党和宗教组织的时代,是“贤不遗野,天下一家”的时代,是理性、祥和、人性的时代,是大自然和人类和谐共处的时代,是“道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时代,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是人人安居乐业,充分享受心灵和人生自由的时代。

  贤士和君子朋而不党,野心家、阴谋家和奴隶党而不朋;智者追求真理而不入宗教组织,愚者盲从于宗教组织而罔顾真理。